访问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浮尘之外 第59章 设计葬礼


  办公室里搞暧昧,往往冒着极大的风险。情杀、报仇、激情杀人……现在的新闻报道,出轨死人的事情占了一大半。所以说,有时候,让一个人戴绿帽子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还是中世纪的欧洲人有智慧,决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曲长国是个老记者,见多识广,这种事自然也晓得利害。可他更是个男人、纯爷们,他也有七情六欲,有动物的本性。他跟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

  两人激情过后,曲长国有些沮丧,就像未成年自我安慰后的负罪感一样。他把裤子扎好,仔细瞅瞅衣服的边边角角,担心留下阮依依的口红、头发或者香气。

  阮依依也在一旁整理头发,打开副驾驶上方的镜子补妆“妈的,老娘的口红和粉底很贵的!”

  曲长国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他还沉浸在疲惫的快感中,懒得搭理她。放到嘴边的肉,谁舍得扔掉?即便今天吃饱了,明天也会饿啊!

  坑就是这么一点点越挖越深,真要到了覆水难收之时怎么办呢?决斗是不可能的,那是野蛮人的游戏,恐怕只有把其中一个人推到坑里当垫背才行。

  北江晚报社的总编室真是有趣。一个人因为女人翻江倒海。一个人因为男人忐忑不安。

  于崇明担心向北找他报仇,这几天变得小心谨慎。每次回到家,家里的窗户门锁总是反复检查几次。上班的路上不时回头看,担心有人从背后踹自己一脚,或者捅自己一刀。甚至在单位里,清洗尿池子的保洁大妈那阳光般的笑容,在他看来都已经变得不再纯洁。

  家里有几块上好的玉石、红丝砚台、崖柏木雕、十年以上的生普洱。那都是于崇明通过各种办法费劲搞到的。要是问起市场价,于崇明会眯着眼、摇摇头,艺术品怎么能用金钱衡量呢?当然是无价之宝了。

  每天晚上欣赏、把玩这些无价之宝,是于崇明这些年养成的好习惯,如同别人健身、跑步一样,可以愉悦身心。

  但现在不能再这样了。低调,必须低调。他回到家里,悄悄将这些宝贝从书架上收起来,一股脑地塞进床底。

  “你们先在床底躲一阵子,等风头过了,我再请你们出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于崇明参加了什么秘密的革命事业。

  当然,他也觉得自己冤枉委屈。明明都是报社的决定、赵庆东的决定,却要他来捅这个马蜂窝。妈的,自己成了背锅侠。于崇明想骂人,如何找一个合适的概念骂了赵庆东,同时又不把自己框进去?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真是无耻!位子越高越无耻!

  不过,于崇明多虑了。狼性是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向北毕竟没杀过人,没坐过牢。他是个老实人,狗急跳墙这样的事,他还做不来。留下那张纸条无非两个目的,一来表明身不由己,让罗雨辰别再费劲儿,也好让自己喘口气;二来震慑一下报社那帮鸟人,让他们体验一下提心吊胆的生活。

  向北一路向南,东躲西藏,他意识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原本想一走了之。但是,孩子的意外离世让他改变主意,他要参加儿子的葬礼,陪儿子走完最后一程。

  这么一想,向北心里反而变得平静,原本提心吊胆的感觉忽地释然了。他把收拾好的行李放回原处,那都是他在住院期间的几件衣物,他现在唯一的家当。

  不走了!就住在这里!警察想来就来吧!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向北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给周雪岑打电话,接电话的还是张珂。

  “喂,张珂,雪岑怎么样了?”

  “她昨晚一直没有睡,念叨到早晨,实在熬不住了,这才睡着。”

  听到这些话,向北又是一阵心酸。再这样下去,周雪岑不疯掉也得病倒。

  “辛苦你了。这几天,报社和警察有没有找过她?”

  “报社一直没有联系我们。警察倒是来过,问了些情况就走了。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没有走。我看楼下有辆车一直停着,不知道是不是警察。”张珂说着,现在到阳台向下张望。

  看来,警察在守株待兔。不过,他们恐怕要白折腾了。

  “诺一的后事打算怎么办?”这是向北最关心的。

  “怎么办?”听到这个问题,张珂的态度来了个急转弯,“向北,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可是即便你是被陷害的,你也要相信法律会还你一个清白。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个大男人不站出来撑着,反而躲了起来,你说怎么办?”

  张珂从沙发上坐起来,越说越激动。她太心疼周雪岑了,这些天周雪岑所受到的煎熬和创伤,也许用一辈子都无法愈合。这个时候最需要自己的男人出来呵护、疼爱,为她遮风挡雨。

  张珂的情绪变化让向北感到意外。他原本以为大家只是好朋友,平时见面聊天都是礼貌客套而已,可是今天张珂说话却像母亲训斥儿子一样。向北听完非但没有一丝反感愤怒,反而欣然接受。他并未解释什么,在家人面前,他心里只有负罪感。

  “张珂,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跟我说话……你别误会,我是想说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清醒过来。我想知道诺一的葬礼怎么定的,时间、地点……我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葬礼定在这周六上午9点,河东市殡仪馆。”张珂说,“对了……我也通知你跟雪岑的父母了。虽然老人家年事已高,而且身体都不好,但是我们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通知他们。”

  “你这么做是对的。”向北心想,父母曾经引以为豪的儿子,现在到了这般地步,如果那天见到他们,该怎么面对?

  中国有很多地方,小孩死了通常直接火化,不举行葬礼,因为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往往会导致孩子的父母过度悲伤,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再者,中国的传统丧葬文化讲究的是寿终正寝,对于幼儿来说,去世后应当尽早下葬、入土为安。

  但是也并非完全如此,至于如何安排后事,因人而异。也有不少父母觉得应该为离世的孩子举办一场像样的葬礼,以表达对他的思念之情。向北和周雪岑就是这样想的。

  还有两天时间,向北要做一些准备。该准备什么呢?向北想了又想,在一张纸上罗列出来。

  休息了一会儿,向北又给曲长国打了电话,他想知道关于案子的最新进展。

  “向北,是你?!”向北的来电,让曲长国感到意外。

  “是的,曲总。”

  “你现在在哪?”曲长国直接问道。

  “这个……我还不方便说。”

  “怎么,对我也不放心吗?你这两天怎么样?我一直联系不上你,听说警察在到处找你。”曲长国压低声音。在单位,向北成了敏感词,所有人都在派队表态,急于跟他划清界限。

  “我没事,曲总。给你打电话,不会让你为难吧?”

  “看你说的。我曲长国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我们是兄弟,有什么怕的?”

  这一点向北确实清楚,一如既往的爽快。要不然,向北也不会跟他打电话。

  “我的案子,报社有没有新的情况?”

  “向北,你这次麻烦大了。知道警察为什么会大费周折要找到你吗?”曲长国解释,“原本你的事情很好处理。但是因为传到了网上,而且此事牵扯到北江晚报,市里自然很重视,我听说上边在内部会议上拍了板子,对宣传部门和公安部门的负责人大骂一通,要求他们各司其职、尽快破案,消除舆论负面影响。基于这一点,报社为了表现出有作为的姿态,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

  曲长国将警察抓捕自己的原委道出,让向北对这件事的脉络又清晰许多。怪不得罗雨辰这么不遗余力地找自己,原来有这么多内幕。哎,该怎么办呢?事情到了这一步,怎么做都难受。

  “看来于崇明上次去医院跟我摊牌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向北说道,“我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就会去自首的。到时候,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全盘托出。”

  “全盘托出?什么意思?”曲长国问道。

  “举报信很多内容与我无关。”

  “那又怎么样?赵庆东会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到你身上。”

  向北无语。倘若真是这样,自己的确毫无办法。胳膊抗不过大腿,这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的普遍规律。

  “向北,我也要向你道歉……”曲长国犹豫几秒钟,“当时报社领导开会讨论对策时我也在。社长、于崇明他们要求大家表态,对于把你的案子交给警方处理这件事,我没有反对。因为即便是我反对也没用,现场七八个中层领导,多数都是支持的。但是如果我反对了,可能我在报社也没有立足之地了。你要知道,给一个强势的领导‘打工’,咱们只有职位不同的区别,风险都是一样的!”

  “可是到了警察那里,有些事情他们能撇得清吗?”向北原本已经做好撕破脸皮的准备,但是听到曲长国这么一说,他更加气愤,“举报信中涉及的内容,警察尽可以去查,看看到最后是谁的问题,就拿前年的企业污染事件来说,举报信说是我借这次调查向对方推销报纸。这背后是谁操控的,某些人心里还不清楚吗?当时特意给我发了一笔年终奖,我还一直蒙在鼓里,不知道这笔钱的来历。现在我才弄明白,这他妈的是封口费!”

  “兄弟,你可别意气用事,最终反而伤了自己……”曲长国说道,“再者说了,你说这些有真凭实据吗?”

  “我当时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自然没想着留什么证据,”曲长国提到的,也是向北所担心的,“但是我相信警察只要去查,总能查得到吧。”

  “查得到?你就没想到报社某些人倒打一耙,反告你诬陷?向北,你是一个老记者了,经历过那么多次报道,这一点都想不到吗?再者说了,即便能查出真相,那得到什么时候?你能耗得起吗?所以,报社当时给了你两个选择,就是希望你为了报社声誉主动承担起来,这样对大家的伤害都能降到最低。”

  “你不在我这个处境,体会不到我的心情。不过,我说把内幕捅出来,也只是气话而已,这点理智我还是有的。”向北不想再提及此事,他还需要时间理顺一下,想出应对之策,“你也知道我家里的事情,过几天诺一的葬礼要在殡仪馆举行,可能很多事情需要操持,我原本打算要你帮忙的,不过看你现在的处境,还是算了吧。”

  “向北,你别这么说,虽然现在单位极力跟你撇清关系,但我们之间的兄弟情分还在,你的事我会尽力帮忙的……诺一的事情我听说了,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你节哀顺变。”

  “他们又欠下一笔账!”向北恶狠狠地说道。

  “诺一的死跟这件事没有因果关系,只是巧合。”

  “想起来都觉得可笑。这几年来,我为报社做了那么多,甚至连孩子病了都没时间去医院看。到头来不但自己被诬陷,孩子也被耽误了。”

  向北气愤至极,他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到报社。曲长国觉得,向北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也许真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说起诺一的葬礼,我想了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什么办法?”

  “如果你真的想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葬礼那天我把几个报社领导忽悠过去。如果他们不去,我至少可以带一些记者同事过去。到时候,你在现场讲述自己的经历、讲述举报信内容的真相。也许……这能起到意想不到效果。”

  曲长国这个办法让向北大跌眼镜。曲长国啊,你可真会出馊主意,拿我儿子的葬礼做文章。医院的那场闹剧已经让自己感到内疚,如果诺一的葬礼上再上演一出戏,以后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怎么面对儿子?

  “不行!我想让诺一安安静静的离开,不会利用儿子的葬礼做这种事,我已经够对不起他的了!”

  “向北,如果你还相信我的话,就听我一次。也许这是唯一机会,可以为自己翻盘,让他们处于被动地位。”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除了这个机会,你觉得你还有跟他们当面对质的可能吗?这是我唯一能想到而且可操作的办法。”曲长国劝他。

  “让我想一下吧……”向北想不通,曲长国的态度为什么会有360度的大转弯,难道真的是为了兄弟情分吗?


重要声明:小说“浮尘之外”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访问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nhzzl.CoM
Copyright © 2017 访问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