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上神有劫 一百八十四章 众生与你


  帝君从灵石上负手缓步走出,原本微微透明的,像是和灵石融为一体的身形,甫一落地,便渐渐转为实体,带起一阵没头没尾的灵流,引得屋内烛火一闪。

  “没有什么符不符合的,将问,我的大义是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帝君的白袍拖曳过地面,他走到魔尊桌前,拎起茶壶给坐没坐相的魔尊倒了杯茶水,“我只要三界安定,其他的,我不管。”

  魔尊看着被推到眼前的茶杯,眉梢微微一挑:“就算是最后被当成恶人?”

  帝君面色不改:“就算是最后被当成恶人。”

  “可我听说你刚开始的时候对那叫执若的小姑娘很好,她死了族人,孤苦伶仃地来三界,你还格外关照她来着,”魔尊摆弄着手底下一串蜜蜡的珠子,终于抬眼看他,“帝晏,那时候你也是真心可怜她吗?”

  帝君神色一怔:“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回答我,”魔尊显然不买账,他一双魔瞳逼视着帝君,像是带着点肆无忌惮,“你敷衍别人就算了,不要连我也敷衍。”

  “好,不敷衍你,”帝君苦笑一下,“你非要逼问我做什么——那时候我是真心觉得这小辈可怜,身边没有亲人,身上还带着那么重的伤,防备心重得不得了,尤其是见谁都一副张牙舞爪剑拔弩张的模样实在是跟当初的你有些像,”说道这里帝君停顿一下,,“我当年还颇有些无处安放的仁慈,心头一软,就多照拂了几分。”

  魔尊点点头,没问那句‘跟当初的你有点像’是几个意思。

  “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了,让这小上古神好好活在三界,虽然一群人瞧着她不顺眼,可她能打,自己一个人也能过下去可谁会想到后面会变得那么一发不可收拾,”帝君靠着桌角垂着眼,似是想叹气,又觉得叹气没什么用,只好端起魔尊刚喝了一口的茶水来,稍稍抿一下,遮住嘴角的无奈。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你也知道——几万年前我们发现了这三界的真相,当时混沌吸收神力才能使三界完整的论调把我吓得不轻,一时冲动,换了张脸,又引开君寒,拿将何为饵,想夺取她的神力,终结这惹人烦的混沌,想着虽然心中有愧,但一切就也算结束了,毕竟这也是上古神一族的宿命不是吗?”

  “可你却没想到,君寒会愿意拿一半的神魂帮她续命,更没想到君寒会消掉她关于三界混沌真相的记忆,”魔尊把腿从桌子上撤下来,眼神依旧盯着桌边的帝君不放,“后面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你的预料。”

  “是,”帝君还是没忍住不叹气,他胸中郁结脸上苦笑,“一个年仅几万岁的少君竟把我逼到这种地步,实在是颜面尽失。君寒不愧是你带大的,狠得下心也当机立断,是个天生的掌权者,接替你的好人选,若不是一脚踏错看上了执若,我还真是想把自己的位置也交给他。”

  “什么叫一脚踏错,世上情爱哪里说得出对错,”魔尊懒洋洋地掀起眼皮,黑沉沉的目光像是带着深意,瞧着白衣帝君一瞬不瞬,“他不过是和我一样,想让自己心上人平平安安罢了”

  寝殿的空气一时间安静下来。

  魔尊的目光坦荡而炽热,帝君只同他对视了片刻,便故作镇定地移开眼,继续刚才的话题,“所以之后我拿逸散的混沌引着执若去下界,去东荒,进幻境,手底下的棋子换了一拨又一拨,就是想让她想起当年往事,这小上古神眼里容不下刺,心里一直恨着混沌,若她能想起真相,即使我不亲自出手”

  魔尊接上他的话,“那小上古神必定也会自己拿神力平息混沌。”

  “对,”帝君点点头,“所以我才有耐心等待这么多年。”

  魔尊听罢却猛地啧一声,“什么叫你有耐心等待,你连自己心里想的什么都不清楚吗,越活活糊涂了,”魔尊凑上前,直视帝君双眼,“我来告诉你,帝晏,你只是不想再和那小上古神动手罢了。”

  帝君神色一滞:“我”

  “你什么你,”魔尊打断他,“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明白现在为什么突然不等了,是因为君寒拿到了兵权,准备好了一切,让你感到了威胁?抑或是因为前段时间混沌逸散的刺激,让你狠下了心?”

  魔尊看着帝君神色片刻,突然道,“都不是,那是因为什么?”

  帝君一言不发,只是转头看一眼外面天色,撑着桌子起身,“时间不早了将问,我先回”

  魔尊却猛地站起来,一把扯住帝君胳膊,“帝晏你”

  可就是这一扯,帝君便似是某处痛到,眉头一拧。

  “胳膊怎么了,”魔尊立刻松手,双眼却依旧紧盯着对面的帝君。

  帝君面色有些苍白,故作镇定地把胳膊往后藏,“无事,只是前些天磕到了。”

  魔尊显然不信这话,他沉下脸伸手,“给我看看。”

  帝君神色一闪,“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明日就好,你先让我回”

  还没说完,魔尊已经按着他坐回桌上,近乎强硬地撩开了他的袖子。

  帝君身量虽高,却十分清瘦,手臂瘦削得魔尊一手圈住还可以空出好大一截空档,而就是这清瘦的胳膊,上面正密布着黑色痕迹,蛛网似的顺着青色血管爬满了整只手臂,有些甚至还蔓延到了肩头,诡异而可怖。

  魔尊抬眼看他:“小伤?”

  “看起来吓人罢了,”帝君伸手想要拽回自己的袍袖,“回去涂点药,很快就会好的。”

  “到现在你还在诓我,”魔尊似是怒极,嘴角露出点凉薄的笑意,“这他娘的分明是混沌侵入蔓延的痕迹!是你镇压那些逸散的混沌留下的吧!很快就好,好个屁!你给老子说说,什么通天能耐的药能让你明天就好!老子现在就去找!”

  帝君不语。

  “唔,我知道了,”魔尊突然松了手,冷着脸坐回椅子,“你不是没耐心了,而是没时间了,是不是。”

  帝君依旧沉默着。

  下一刻,魔尊猛地攥住帝君的衣领,拽他到面前,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帝晏,这都瞒着我,你他娘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半刻钟后,寝殿内熏香悠悠地燃着,宽大的书桌旁,两人各坐一边,面前放着杯茶水,魔尊神色阴沉,帝君脸色无奈,是个坦白的局面。

  “其实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帝君转着手下的茶杯,“三界诞生那么多年,我也活了那么多年,早就活够了,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只是我死后,逸散的混沌再也没人压制,到时候百万苍生该何以为继,而将问你”

  他顿一顿,“我不想拖你下水,混沌这东西侵入血脉便无法祛除,碰到的第一刻就注定了死局,况且你原本就该自在,没必要为了这束缚自己。”

  “所以你就来逞英雄了?”魔尊冷笑一声,“拯救苍生的感觉是不是很好,满足帝君您那颗博爱的虚荣心了吗?”

  “将问,”帝君无奈地看他一眼,“不要再讽刺我了,我早已经没退路了。”

  回答他的是魔尊的一声冷哼。

  帝君毫不在意这反应,只是继续道,“所以我这次来找你,是想明白了。”

  魔尊抬眼看他。

  “我身为天地共主,理应为了三界鞠躬尽瘁,那两个小辈的命和苍生的命,我选后者。”

  魔尊不置可否,只是沉默片刻后道:“可苍生的命和你的命,我也选后者。”

  帝君心头蓦地一动,他愣怔片刻,看着对面的魔族,忽地笑了,笑容苍白而虚弱,“可是将问,你我都已经没得选了。”

  魔尊不语。

  “所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帝君低声道,他看着魔尊,原本有些黯淡的双眼露出执念似的光,“你不能出手,左右我最终都是一个死,无论混沌消失与否,你都不要掺和进来,就算我失败了,就算混沌依旧存在,就算逸散的混沌搞得三界混乱民不聊生,就算他们都死了个干净,你也不要像我一样出手压制,你要活下去,像以前一样自在地活下去。”

  魔尊只是看他一眼,并不应声。

  “将问,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次是第一次,你就当迁就迁就我。”

  魔尊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看着对面的帝君,拳头缓缓攥紧,指节用力到发青,就这样僵持了足有半刻钟,他终于落败似的叹口气:“我答应你。”

  帝君如释重负。

  ------------------------

  次日早,执若和君寒去了枃斥府上。

  他们到的时候,这偌大的将军府正乱作一团,鸡飞狗跳人嘶马喧,而在这一片兵荒马乱中,枃斥君正躺在地上被他娘摇晃,力道之大,看起来就不像亲娘。

  整个将军府全无一点正在办丧事的模样。

  眼瞧着枃斥再这么晃下去不死也要半残,执若忙拨开众人上前阻止:“这位额,夫人,发生什么事了?”

  茗霏夫人抬眼一看,瞧见是执若。

  这小姑娘她知道,之前在魔族的时候是枃斥为数不多的朋友,她拎着这败家儿子去少君府道歉的时候还见了一面来着,后来离开魔族她才听说那是上古神,足足震惊了一个月。

  夭寿了夭寿了,她家废物儿子居然认识上古神,真不知道是踩了哪儿的狗屎撞的大运。

  原本见了上古神,常人应该是有些尊敬和畏惧的,可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漂亮又讨喜,还蹲下身凑过来看她的废物儿子,亲切而好脾气,茗霏夫人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随手把枃斥扔在地上,转而去问执若:

  “哎呀,上神用早饭了吗?若是不嫌弃就在府上吃个便饭吧。”说着还拿脚把地上不省人事的枃斥往身后踢一踢,腾开往前走的路。

  执若:“”

  这是亲娘?

  或许执若还有点义气,抑或许枃斥君形容太过凄惨,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执若已经吃饱了早饭不想再吃,于是她没有被诱惑,而是一指地上双眼紧闭像个死人的红袍子:“夫人,枃斥他怎么了?”

  “他?”茗霏夫人满不在乎地瞥一眼自己的废物儿子,随口答道,“不知道为什么晕过去了,揍了半天都没醒。”

  执若:“”

  可此时她顾不得再次质疑枃斥和他娘血缘关系的真实性,她重新蹲下身,去探一探枃斥脉息。

  只是枃斥的情况有点诡异,脉象平稳缓和,可人就是不醒,纵然执若自诩天才,觉得天下诡计难逃她法眼,世人灵力无人出其右,这一探竟也探不出个所以然来。

  若不是相信没人能顶着茗霏夫人狂风暴雨般的摇晃岿然不动,执若还真要以为枃斥是在装睡。

  “君寒,”上古神秉持着搞不定的就找君寒的原则,朝那边的少君招呼。

  君寒此时已经三言两语安排好了将军府里混乱的侍卫,并得知如此混乱乃是因为天麟君的棺椁在昨晚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今早发现的时候,尸体就那么大剌剌地摆着,脖颈上有道伤痕。

  天麟君的死因对外是病死,那道本就存在的伤痕此时便分外可疑了起来,家将们乱成一糟,四处搜寻着这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胆敢对尸体不敬的‘刺客’。

  故而茗霏夫人即使知道实情,也无法说出来阻止他们。

  君寒走到几人身边,先是拿帕子给执若擦了擦她碰过枃斥君的手指,而后才去探枃斥脉息。

  博览群书的少君不同凡响,这一探,果然探出了问题所在。

  “是封魂,”君寒收回手,“让人的魂魄暂时沉睡,是个简单的小术法,只是施术人手段高明,做的隐蔽,很难发现而已。”

  茗霏夫人听到枃斥真的有问题,终于稍稍紧张起来:“那这要怎么办,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夫人不必心急,破解之法很简单,拿黑狗血泼一泼就好,”说着君寒再次看一眼枃斥,“令郎这种程度的,大概需要五盆。”

  ------题外话------

  枃斥:真·狗血淋头

  ()


重要声明:小说“上神有劫”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访问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nhzzl.CoM
Copyright © 2017 访问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