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小麦加油 227何其有幸 结局


  吵了一架和好后,潜麦温柔体贴得可以做模范女友了。

  早晨,她会悄悄起床准备早餐。等一切准备妥当了,再去唤醒彭辰。陪着用过早饭,送他去公司,目送他进了电梯方才转身离去。

  傍晚临近下班,她会稍稍提早抵达写字楼,坐在大厅角落里静静翻阅杂志,等待彭辰出现。然后,在他走出电梯的刹那,第一时间迎上去。半天不见,如隔三秋,脸上急切的表情,分明就是新婚非常黏人的妻子。

  这样的待遇,以前从未有过。彭辰仿佛突然掉进了蜜罐里,幸福得有些不真实。

  彭辰说:“天气这么冷,不用专门过来等我的。”

  潜麦不依:“我现在休假,时间很多嘛。”

  彭辰又说:“那在家里等我就好了。”

  潜麦还是摇了摇头,嫌他罗嗦,稍稍不满地撅起了嘴:“最近路上堵得厉害,我怕你一个人开车无聊嘛。”

  两人手挽手,轻声嘀咕着去停车场取车。这段简单的对话,不知怎的,被一个员工无意间听了去,最后居然辗转进了彭爸的耳朵。

  彭爸把这段平淡无奇的对话细细反刍了数遍。沉吟许久,开口对彭妈道:“准备上门提亲吧。”

  彭辰对此不知。午后,完成了手头的事务,起身提前下班。理由很充分:“省得麦出来冻着了。”

  这居然也能成为跷班的理由?沈周很是不齿,却还是故作大方微笑地挥了挥手。这两天,某人被折腾得苦哈哈魂不守舍的。现在雨过天晴了,且容他幸福地跷几下尾巴。等把这对冤家送进洞房,他自会在居功至伟时跷个百八十天的。

  彭辰回到家,打开大门,室内阳光柔和,窗明几净,隐隐飘着清洁剂的芬芳,和他早晨离家时已经大不一样了。

  窗帘换了新的,绚丽的红色有明有暗,多种几何图案混搭点缀在面料上,中间穿插金色和紫色装饰带。沙发套和抱枕也换了新的,玫瑰花的刺绣底纹精致素雅,加上独特的皱褶设计,与窗帘交相辉映。经她的巧手一变,房子仿佛变得更加灵动,弥漫着年关浓浓的愉悦喜庆氛围。

  环顾四周,彭辰很喜欢,嘴角不由自主向上翘起。

  室内没有人,隐隐的水声从阳台传过来。走近了,透过落地玻璃一看,潜麦全副武装,青花布的头巾,青花布的围裙,手里戴着胶皮手套,正躬着背呵哧呵哧使劲刷运动鞋。

  阳台上,各式窗帘、被单、枕套,迎风招舞。下面,整整齐齐码了一排已经擦得锃亮的皮鞋。

  她的刘海有些凌乱,青花布的围裙上隐隐溅了水渍。彭辰倚着门框,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很舒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在梦里就见过的。

  潜麦感受到背后的视线,转过身来,看到本该在公司忙碌的人毫无预兆出现在眼前,微微一愣。随即,嘴巴一扁,忍不住深深地抱怨:“彭辰,你的猪脚可真多。我手都刷得酸了。”

  说着,还煞有介事地甩了甩胳臂。吴侬软语,配着她懒懒似真还假的腔调,彭辰被骂了,居然还笑出了声:“那也是很香很香的猪脚。”

  潜麦晕菜,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彭辰已经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腰,忍不住低头偷了个香。夺了她手里的鞋和刷子,扔得远远的:“洗它作甚,扔了就是……”

  然后,意识到怀里人一闪而过不赞成的皱眉,立马又改了口:“我来刷,我自己来刷。”说着,已经强行褪了她手里的胶皮手套。

  潜麦自是不依:“别闹了,你哪做过这种事情。”

  彭辰只得实行哀兵策略,把她往室内推:“我好口渴,快去给我倒杯水。”

  潜麦拧他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便乖乖听话先行去厨房倒水了。

  不曾想,等她再次返回阳台,所有涂了肥皂待洗的球鞋、帆布鞋不翼而飞,只有洗衣机轰隆轰隆在运转着。

  潜麦再丰富的联想力,这会儿也当机了,不能相信这是一个高智商成年人会做的事情:“你就是……这么刷鞋的?”

  彭辰耸了耸肩,接过她手里的温开水一饮而尽。说道:“我觉得,洗衣服和洗鞋子的原理是一样的。”

  天啊,做出这么白痴的事情,还有理了,而且还上升到了原理的高度。彭爸彭妈该有多宠他啊,把他活活宠成了家事白痴。

  在她家,海是她爸妈在连生了两个女儿后,千拜万求、千躲万藏、千辛万苦生下的儿子。从到大,自是宠爱有加,从未让他沾过洗衣做饭的活儿。便是如此,海在离家上大学后,也无师自通,晓得倒了洗衣粉消毒液泡上两天、然后放水龙头冲冲干净晒干了来穿。

  潜麦被气笑了:“鞋子多脏啊。这洗衣机以后还怎么洗衣服?”

  对她的担忧,彭辰一点都不担心:“那就再买一台。”说着,不等潜麦反驳,拦腰抱起她就往室内走,所有的碎碎念都淹没在潮水一般的吻里。

  美好的光阴,要用来做美好的事情。谁耐烦理那些臭鞋子。

  简单用过晚饭。太阳好不容易出来露了半天的脸,这会儿天空又零星飘起了细雨,冷空气南下,又一次光顾城。两人都没有出去闲逛购物的意愿。

  彭辰在灯下翻阅报表,潜麦则继续白天未完的家务,蹲在置物柜前悉悉簌簌捣鼓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她抬头问彭辰:“唐茵是谁啊?”

  彭辰答道:“公司员工。”

  “是你的秘书……吧。”语气略微一滞,渐渐沉默了下来。

  彭辰轻嗯了一声:“以前是,现在跳槽去了外资公司。”深知她的脾气,不会无缘无故开口打听人。视线从报表移开,落在旁边桌几上一字儿排开的各式礼盒上。

  那是逢年过节,公司发放奖金红包,一些客气的员工三三两两回赠给他的礼物,大多瞄过一眼就放在置物柜里。没想到累积下来,居然有这么一大堆了。

  潜麦内心千回百转,不觉烦躁起来,狠狠瞪了彭辰一眼:“招蜂惹蝶!你就不能安份一点吗?”

  前次的手机易主接听,这次的电梯郑重告诫,记忆汹涌而来。再加上眼前这么明目张胆的礼物,唐茵那点心思,她用脚趾头想也明白了。

  彭辰被瞪得很无辜。这些礼物,都是员工自发集中在一起送上来的。当时他并不觉得有不妥的地方,现在她单独把唐茵一个人历次送的礼物剔出来,中秋的钱包,圣诞的袖扣,新年的手表,汇总在一起,若有心往深里想歪了,是有点……不恰当了。

  惟恐她想歪,彭辰伸长手臂揽过她的肩头,道:“你别想歪了。唐茵算得上是我外公家没出五服的亲戚,大家互相帮衬,时常有生意往来。她从就粗枝大叶的,像个假子。这些东西八成是嫌麻烦,随便从她爸抽屉里顺过来给我的。”

  这么说,还是青梅竹马。潜麦觉得憋闷烦躁得很,很是想出口刺他几句泄泄火气,却又觉得无聊透顶。索性把这些礼物全部扔回了置物柜,眼不见,心不烦。

  转身抽了张湿纸巾擦了擦手,风淡云清地道:“不要紧,既然已经收了,那也就罢了。改天,我去挑个好东西。正月里,该咱们回她一份大礼了。”

  事一桩,彭辰应了:“你决定就好。”见她神色恢复淡然,便以为这事儿已经完了。

  书房电话响起,彭辰起身去接。透过门缝儿,潜麦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磨拳霍霍,正在用力地揍“彭”。如此这般,犹嫌不够解气,末了,还狠狠地补了一脚。可怜的“彭”,衣衫不整,屁股朝天,就这么一骨脑儿地被揣到了角落里。

  果然好肚量!果然很风淡云清!

  彭辰忍不住叹息着笑出了声,听得电话那头正在严肃汇报工作的主管莫名其妙。

  第二天闹钟迟迟没响,潜麦醒来,彭辰已经留了字条上班去了。

  大冬天里,她最爱的窝是被窝。赖在里面,暖暖地真是舒服,忍不住大大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隐隐感觉腿还有些疼痛,于是心翼翼停了下来,趴在床上成了极其古怪的姿势。

  昨天晚上,她心情郁闷,忍不住拿大布熊“彭”出气。就那么踢了一脚,居然莫名其妙破天荒地腿抽筋了。疼得她哇哇叫,眼泪都快下来了。罪魁祸首彭辰竟然还以为她在施苦肉计,站在远处对她说风凉话,说:“这就是欺负老公的报应。”

  隔了一夜,现在想来还是很气愤。

  “怎么这么脆弱呢?”欺负个布偶还疼了自己的腿。潜麦哀叹自己身子不争气。想起最近诸多虚弱的症状,觉得不能再逃避,很有必要去趟医院了。现在休假中,正好有时间。

  打定了主意,便立即行动。考虑到要做检查,连早餐都免了。披上外套,拎了包包,就出了门。

  几个时后,不等秘书通报完毕,潜麦自行闯进了彭辰办公室的门。从医院出来,她就直直跑到了这里。因为激动,因为开心,因为感恩,因为即将为人父母,她是这么地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

  彭辰很明显也喜欢这个惊喜,挂断电话,从办公桌后起身迎上前来。哪知道,潜麦更热情。进门一声不吭,扑上去紧紧抱住了他。力道之大,前所未有。

  宝宝,你感觉到了吗?这就是爸爸。很高大、很帅气的爸爸。虽然有点腹黑、有点少爷脾气,但肯定会和妈妈一样很爱很爱你的。

  彭辰欣喜于她的投怀送抱,开心地问:“你已经知道了?我正准备通知你呢。”

  潜麦百感交集,不明所以又拱了拱,像个树袋熊似的完全挂在了彭辰身上。犹嫌不够密切,忍不住挺了挺腹紧紧贴上去。

  彭辰幸福地傻眼了。他是办了一件颇有难度的事情,三两天就把叶兮保出来了,值得犒赏。但此时此地,未免也太热情了吧。强自镇定,感受到她激动得微微颤抖的身子,抱住了轻轻拍了拍,道:“叶兮精神尚可,已经安顿下了。等下去酒店,你就可以看到她了。她很喜欢你的安排,后续事情办完了,就马上去巴黎做黄老师的助理。”

  不是他不识情趣。麦背对着门没有察觉,他所在的位置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百叶窗大敞的落地玻璃外,沈周双臂环胸正看得兴趣盎然。他的身后已经聚集了不少探头探脑的人,而且还有迅速增加的趋势。

  这时,潜麦总算听懂了他说的话。这么说来,还真是双喜临门。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轻地拨开,变本加厉,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抱得愈发紧了:“再抱一会儿,再让我抱一会儿。”

  耍赖的乞求,带着淡淡果味的香气,喷在他的脖颈上,彭辰的心都快要酥了。看戏就看戏呗,有什么要紧。遂改被动为主动,抱着潜麦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旋动办公座椅,留给沈周一个大大的黑色椅背。

  此时此刻,潜麦感谢上苍是如此地眷顾她。这辈子,平平淡淡,顺风顺水,有健健康康生活幸福的爸妈,有风雨同舟不离不弃的手足,有志同道合互助互爱的朋友,更有心心念念深爱着她的人,而今,还有了血脉相连的骨肉。尘世种种的平淡幸福,她都已经拥有了。

  何其有幸!

  两人额头碰着额头,潜麦近乎呢喃,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道:“对不起,我这阵子脾气不好,没有照顾好你们。以后,我会每天很爱很爱很爱你们的……”

  彭辰隐隐意识到这话有点儿奇怪,实在无暇追究,他已经被那一串信誓旦旦的“很爱很爱很爱”砸晕了头。屏息静气:“彭太太,你这是在求婚吗?”

  一朵红云飞上脸颊。潜麦眨巴了两下眼睛,很肯定地郑重点了头:“今天是民政局年前最后一天上班。我有关系能把后门走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冒险麽?”

  她不要那么多,只要一点点,从来不敢奢求生活十全十美。即便有对她存在偏见的公婆和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青梅,但那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下来也有彭辰高个子先顶着。宝宝,我们先只管把爸爸拐过来再说。

  被求婚了,彭辰喜形于色,抿了抿嘴角,却是半晌没有答复。

  潜麦瞪眼,正准备威逼利诱来着。却见他拉开抽屉,取出个档案袋,摸啊,摸啊,终于摸出了两本热哄哄红通通的本子。期期艾艾少有地结了巴:“那个……我最初只是想试试……没想到,真的试成了……”

  (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小麦加油”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访问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nhzzl.CoM
Copyright © 2017 访问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