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最后一杯酒 303告密


  昏暗的路灯之下,鲁海生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白莲一样,让人惊艳。

  脸还是那张脸,但是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让安绮罗有点意外。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安绮罗也不再是修真小白了。

  她意识到眼前的鲁海生或许已经不是原来的鲁海生了。

  她害怕的向后退去,想要逃跑。

  这个时候,她特别后悔,竟然没有让无忧陪着自己。

  鲁海生看出了安绮罗的害怕,当即跟她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别害怕

  我对你没有什么恶意。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只有无忧向我伸出了援助。

  只有他一直都没有放弃我,甚至为了我,不惜”

  说到这里,鲁海生的声音都变得有点梗咽了。

  不过,他依旧坚持说道。

  “所以,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哪怕是说到这里,鲁海生都没有趁机去靠近安绮罗。

  这让安绮罗渐渐相信了他的话。

  “你

  你还是人么”

  鼓起勇气的安绮罗,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一句。

  本以为,鲁海生听见这句话会生气,会愤怒。

  但是,安绮罗发现,鲁海生的脸上只有苦涩。

  “人么

  呵呵

  现在的我

  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也不清楚了。”

  听着鲁海生话中的无奈与苦涩,安绮罗突然同情起了他。

  “那你

  还能回头么”

  “回头

  呵呵

  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

  我也不会回头的。”

  安绮罗觉得,鲁海生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所以,她继续问道。

  “为什么”

  然而,鲁海生并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时间不多了

  我长话短说。

  有人要对无忧不利,让他自己注意安全。

  他们应该会在你们订婚的那一天动手。

  你们一定要小心了

  尤其是你

  他们很有可能会从你入手,来对付无忧。”

  说完这些之后,鲁海生突然化作一团黑影,在安绮罗的面前消失了。

  根本不给安绮罗任何追问的机会。

  昏暗的灯光下,只有安绮罗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鲁海生刚才说的话,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中回荡着。

  本以为苦尽甘来的安绮罗,突然陷入了绝望。

  她不明白

  为什么

  那些人为什么非要针对无忧呢

  为什么一定要破坏我们的订婚呢

  难道我们注定有缘无分么

  难道我们真的是孽缘么

  她想不通

  她真的想不通

  这一瞬间,她恨透了这个世界

  恨透了这个残忍的世界

  她想要逃

  逃离这个残忍的世界

  ”为什么“

  昏暗的路灯下,安绮罗终于承受不住了,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哭声,在空荡的魔域大学中回荡着。

  可惜,没有人能够听见。

  东疆市,海上威尼斯的海景套房,一经推出,销量便居高不下。

  不过,购买这种海景套房的,大都都是有钱人。

  他们平时不怎么住,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才会带着家人过来度个假,放松一下。

  所以,平时,这里的房间都是空关着的居多。

  此时,鲁海生的身影,在某个海景套房内缓缓浮现。

  “回来了

  去哪了”

  只不过,还不等鲁海生的身体完全成型,白莲真王的声音就传入了鲁海生的耳中。

  看着正端坐在沙发上的白莲真王,鲁海生一惊。

  本以为自己已经很小心了,但是,鲁海生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被发现了。

  面对白莲真王,鲁海生不敢撒谎,但是,他也不想背叛无忧,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呵呵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么

  是不是去见安绮罗了”

  哪怕是被白莲真王识破了,鲁海生依旧沉默不语。

  “哼

  好大的胆子

  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鲁海生依旧沉默不语,那倔强的模样,看的让人心疼。

  “哎”

  僵持不下的两人,最终,还是白莲真王软了下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啊你

  我该说你什么好呢

  难道我付出了这么多之后,得到的就是这样的回报”

  鲁海生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听白莲真王这么一说,他立马开口了。

  “大人

  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只是

  只是我”

  见鲁海生那吞吞吐吐的模样,白莲真王一阵摇头。

  “你连说话都说不清楚,还学人家给别人通风报信

  你也不怕说错么”

  白莲真王开玩笑似的说道。

  “大人我”

  鲁海生刚想说些什么,结果被白莲真王给拦住了。

  “行了

  不用说了

  你

  我还不了解么

  真主那边,我会帮你隐瞒的,你下去吧”

  “大人”

  白莲真王这么一说,鲁海生顿时红了眼。

  他最受不得别人对他好了,只要别人对他好,他绝对是那种掏心掏肺的人。

  本以为会受到责罚,甚至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的他,万万没有想到白莲真王竟然会帮他隐瞒。

  他真的被感动到了

  久违的感动,将他原本被这世间的冷漠给冰封的内心,融化了一丝。

  “傻孩子

  去休息吧”

  白莲真王没有让鲁海生继续说下去。

  见状,鲁海生也只好作罢。

  不过,他会将这一份恩情给牢牢的记在心中的。

  鲁海生去休息了,不过,白莲真王并没有去休息。

  此时的她,正一脸忧愁的看着窗外的夜色。

  今晚的月光,格外的明亮。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房间内,将白莲真王衬托的出尘飘逸。

  “哎

  真是个傻孩子”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2019年1月21日的早上,无忧早早的来到魔域大学来接安绮罗。

  为了能够让安绮罗跟她的父母住的舒服,方文山特意给他们安排了在天鼎花苑中一个套间。

  在天鼎花苑中,方文山有三套房产,一套就是他们现在住的。

  另外两套,他本来是打算给无情跟无忧两兄弟做婚房的。

  但是,自从无情不在了之后,其中一个套间就等于永久闲置了。

  现在正好,可以用来给安绮罗他们一家暂住。

  两套套间都只是做了简单的装修,例如,把墙壁粉刷了一下,安装好了水电,安装好了空调地暖等等基础设施之类的。

  至于家具,则是前两天现买的。

  风格么,也是按照安绮罗他们家的风格来的。

  反正,对于方文山而言,这些到时候都可以卖了重买。

  有钱任性,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这一次,无忧没有开他那辆法拉利。

  毕竟,他今天是来帮安绮罗搬行李的,他那辆法拉利可装不下什么东西。

  所以,他今天开的是保时捷卡宴,大型的suv,无论是后排座椅空间还是后备箱空间,都足够了。

  只不过,当他满心欢喜的去接安绮罗的时候,他发现,今天的安绮罗,似乎心情不大好。

  无忧也不敢问,深怕踩到雷区。

  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无忧一想到这个,就更加不敢说话了。

  一路上,两人之间的氛围一直都处于低气压的状态。

  一直想要打破这个氛围的无忧,看了一下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说道。

  “绮罗,叔叔阿姨今天大概什么时候到”

  然而,安绮罗并没有回答无忧的话。

  或者说,此时,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

  现在,她的脑海里,一直在思考着要不要将昨晚鲁海生告诉她的事情说给无忧听。

  说吧,她怕无忧会失去理智,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

  不说吧,她就怕无忧会完全没有准备,会遭人迫害。

  所以,她很纠结。

  但是,无忧对于这些都不清楚。

  安绮罗不回答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默默的开车。

  “无忧”

  不过,过了一会之后,安绮罗还是开口了。

  这让无忧很高兴,连忙回应道。

  “在呢

  怎么了”

  下定决心的安绮罗,还是决定将昨晚的事情告诉无忧。

  “昨晚”

  一听到“昨晚”两个字,无忧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昨晚怎么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无忧那紧张的模样,安绮罗赶紧说道。

  “不是

  你听我说。

  我昨晚遇到鲁海生学长了”

  “鲁海生

  你遇到鲁海生了

  在哪里

  什么时候

  他有没有伤害你”

  一听到“鲁海生”这三个字,无忧变得更加激动了,连开车都不能好好开了。

  “你别激动啊

  好好开车,听我把话说完”

  这个时候,安绮罗也不敢再吞吞吐吐了。

  “他变了

  他说他现在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觉得他很可怜”

  “然后呢

  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无忧知道,鲁海生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而且还是在安绮罗的面前出现。

  他相信,鲁海生一定是有目的的。

  “他说

  他说,有人要害你

  而且还是在我们的订婚典礼上。

  他说,他们可能会利用我来害你。”

  安绮罗的话,让无忧身体一震。

  鲁海生跟安绮罗说的话,无忧是相信的。

  但是,就是因为相信,无忧才更加的担心。

  他可是记得,鲁海生之前是被真主教的白莲真王给带走了。

  这么说来,要对我的人,其实就是真主教的人

  不对,他们真主教最喜欢驱狼吞虎了,幕后主使可能是他们,但是动手的,绝对另有他人

  无忧也不傻,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他有没有跟你说,他会不会回来”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无忧又担忧起了鲁海生来。

  他知道,这一次鲁海生过来给他通风报信,绝对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所以,他十分担忧鲁海生的安危。

  一旦鲁海生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事情被发现了,那么像真主教这种邪魔歪道,绝对不会让鲁海生有好果子吃的。

  对于无忧的疑问,安绮罗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

  他说,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而且,他自己也不想回头。”

  “笨蛋”

  这两句话,可怕无忧给气坏了。

  无忧的样子也把安绮罗给吓了一跳。

  当然,无忧这是被鲁海生给气的。

  “他是榆木脑袋么”

  无忧愤怒的拍打着方向盘,恨不得立马找到鲁海生,好好的斥责他一顿。

  “别生气了

  我相信,鲁海生学长一定是有他的苦衷的。”

  安绮罗想要安慰一下无忧,不过,无忧显然没有那么容易消气。

  “他有什么苦衷

  他就是放不下,想不通”

  鲁海生父亲的事情,无忧事后也做过了一些了解。

  种种迹象表明,他父亲也是死有余辜了。

  勾结真主教不说,还派人去刺杀许佳颖跟无情。

  所以才会被无情给找上门,灭了门。

  无忧觉得,无情已经很仁慈了,这要是换做他,说不定会祸及家人。

  毕竟是鲁天德先破坏了规矩的

  不过,无忧也能理解鲁海生,鲁天德再怎么样,也是他的父亲。

  要说让他不恨无情,那也着实有点强人所难了。

  但是,无忧觉得,这家伙就是太傻太天真,太一根筋了。

  “当初,要是这家伙把前因后果都跟我说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了。”

  无忧十分懊恼的说道。

  “你已经尽力了

  真的

  鲁海生学长,他不会怪你的。”

  无忧摇了摇头,显然并没有因为安绮罗的几句话就释怀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纠结于此。

  他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正在等着他。

  “走吧

  我们回家”

  听到无忧说“回家”这两个字的时候,安绮罗笑了。

  她笑的很幸福

  车水马龙的人民路上,无忧的保时捷卡宴正在平稳的穿梭着。

  路上的车辆在看到无忧的车经过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跟他拉开距离。

  天鼎花苑,无忧先带着安绮罗来到了自己家中,跟自己的父母打个招呼。

  这还是安绮罗第一次来无忧家,所以,安绮罗显得有点拘谨。

  一进门,王雪就热情的给安绮罗拿来了拖鞋。

  “绮罗啊,进来进来,别客气啊

  以后这就是自己家了”

  安绮罗本就脸皮薄,被王雪这么一说,顿时红了脸。

  “谢谢阿姨”

  大脑一片火热的安绮罗,好在还没有忘记礼貌。

  接过王雪手中的拖鞋之后,安绮罗礼貌的道了声谢。

  不过,就是这平常的表现,却是让王雪很满意。

  “真有礼貌

  多懂事的孩子啊

  快进屋吧,外面冷。”

  不要说安绮罗了,就是无忧自己,都有点被王雪的热情给吓到了。

  安绮罗进屋之后,无忧忍不住小声的对王雪说道。

  “妈,正常一点,好不好

  放轻松,平常心”

  不过,无忧的安慰并没有让王雪有任何的好转。

  反而,他被王雪白了一眼。

  看着热情的迎向安绮罗的王雪,无忧感觉安绮罗才是她亲生的。


重要声明:小说“最后一杯酒”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访问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nhzzl.CoM
Copyright © 2017 访问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